拳拳父母心

2020年9月5日13:13:14 发表评论 5 views

上个月,圈子里的人都在议论中考高考的难易,这个月,自然地就热议成绩和孩子该报哪个学校了。

今天白天闲暇之余,表姐说还要过几天才能查询中考成绩,可是她已经从前天晚上开始焦虑到睡不着了。然后她就开始连珠炮似的说语文科要110才得A+,数学113,化学要97……担心她的宝贝女儿发挥失常,进不了好的高中学校,那以后可能上不了更好的大学,将来找工作就更加难上加难。她自己很紧张啊,可是她女儿考试结束至今就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

外甥高考填报志愿那几日,他爹妈足不出户,依照他的成绩,对照高考填报志愿指南,咨询各路资深大师,综合把利弊用大括号分门类别列出来,给外甥逐条评估分析,并规划了一套相当完整的升学方案,最后哆来咪发唆写在笔记本上,建议他填报哪些学校哪几个专业。某种意义上讲,这次共商合谋的缜密,并不亚于两千多年前诸葛先生给刘备精心策划的那套治国宏伟蓝图,区别在小家和大家罢。可是到最后呢,外甥偏偏选择了别的他自己爱的学校和专业,也因此有一阵子跟父母闹情绪。

回想我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不也这样类似吗?小学升初中那会儿,以我的成绩,我父亲说可以随便挑选县城的一个初中学校,但是我却选择了镇上的学校,原因很简单:同村的一个要好的伙伴也去镇上读书;高考前父亲叫我学外语,我后面报了汉语言文学;学完本科,他跟我说再读研究生吧,我对“活到老学到老”理解很一般——可以边工作边学习,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参加公招考试那一年,据说那是五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对于我们这批一度被遗忘的人,是一个分水岭的界线,我没有过多的想结局,也许是曾经孑然一身南下看惯了高楼大厦的缘故,亦或也许是觉得我的生活本应该属于所谓的远方,离谱的是,考试分数揭晓后,大伙都窝在家里研究准备面试,我却跑去县城打工……。

后来,因琐碎的事情,我只有在逢年过节匆匆回家。大抵过了两年,那一次是回老家办理迁户口手续,那天中午父亲出差去了,临行前我照例塞给老奶奶几块零花钱,她照例满心欢喜,照例拉着我的手,一前一后,一低一高,颤巍巍地去坐到她床边,又跟我吹不一样的耳边风:其实我考试那会儿,我父亲比我还慌乱,那一天校园早晨起床的铃声刚停,他就在房间里来回不停地踱步,然后转向正在洗漱的年仅六岁的小堂弟说:“小凯凯,你姐姐今天考试,如果考不好腻,就挨去打工了!”

老奶奶说完,用她那毫无弹性干瘪如柴的右手食指摁摁我高高的鼻尖儿,语重心长道:“我感觉好像是他在考试,而不是你,你爸肯定是担心你考不好去外头吃苦了捏。”

我顿时愕然,百感交集,脑海里立刻浮现父亲那1.78米瘦长的身影,面容清癯,两手交叉搭在后腰,背有点儿驼,长腿踢踏着步子,老式皮鞋底摩擦着粗糙的水泥地板发出不规律的咯哒嚓咯哒嚓声响,穿过那扇四四方方半虚掩着的小木窗,回荡在那一排破旧瓦房的走廊上,他那略微凹陷的双眼,一会低头眯看一下手腕上的表,一会抬头看窗外斑驳的树影……。

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到另一个家生活,回自己家也就屈指可数了。

后来的后来,父母移居外地,回家更是寥寥无几,偶有电话拉拉家常罢了。

想起丰子恺先生说过那句话:“孩子的目光是直线的,不会转弯。”的确,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是孩子,孩子的一切都是直线的,自然而然的,父母经常以过来人的身份去养育子女,也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焦虑,他们总想方设法引导孩子,帮助孩子,毕竟也是第一次当别人的父母,有诸多的小心翼翼,想尽善尽美去做完满做优秀,孩子成长也就成就父母的成长。

对我而言,幼稚的童年和天真的少年以及妄自的青年就像已经合上的一本书,往日美好的故事,可亲可切的人物,令人甜醉的情景,就像鲜活的嫩叶夹在书页里,多年后再翻开已变成了干枯的记忆,谁能将过去的一切复活呢?

时过境迁,苍海桑田,已为人父母的我们,是否愈加深刻领悟到天下拳拳父母之心,眷眷父母之情?
(文/默默)

©里维斯社,本站推荐使用的主机:阿里云腾讯云;本站推荐使用的WP主题:WordPress主题

里维斯社
晨会游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