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并非独栖梧桐树

2020年9月5日13:12:07 发表评论 12 views

金二下肢依赖双拐支撑,貌还不惊人,不到30岁竟然经历3次婚姻,一般人还真难有多次艳福。而他第三任妻子美若仙女,文化程度还不低。

金二大气的说,董永是老槐树做媒,与七仙女成双对;俺是老桑树为媒,与小可爱成“天仙配“。金二说的老桑树,可不像老槐树只一棵,而是几百亩的桑树,这么多桑树群体作媒,还真有故事哩!

金二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两个妹妹,因家境贫苦,16岁辍学去南方一家蚕场打工,18岁到县城驾校学开车,取得了大货车驾照。20岁跑广东这条线运输货物,就在这年突遭车祸。对方大货车弯道超车,他来不及处理,只在一瞬,电光火石,两车相撞。金二在医院昏迷六七天,醒过来时,发现左腿截肢,裤管空空荡荡。右腿也不听使唤,像患了麻痹症一个样。

飞来横祸没有击垮他。残疾之后,他尝试着自食其力,追求人上人的日子,从未停止舞动双柺。

他用赔偿金在村里开一个小商店,其间经人介绍对象,娶了亲。不到两年半的时间,由于地痞流氓、小人无赖、村霸混混赊账、欠账、赖账,以及如竞争激烈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使他的生意每况愈下。店门关了,妻子也不见了。还好,他见不景气立及收手,没把赔偿金全投入开商店,又进城开小吃铺卖早餐。这时候又有人给他介绍一个女人,他二次再娶。这个妻子虽然来自农村,但她向往城市生活,原以为金二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要在城里买房子,过上城市人火红悠哉的日子,可是金二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一天深夜,那个女人趁他熟睡之时,把他仅余的一点钱席卷而走,从此黄鹤一去不复返。金二被两次无证婚姻害惨了。

金二做生意,如姜子牙卖面,晦气接连,几十万元的赔偿金三下五除二归零,两手空空孤身从城里又返乡,陷入窘境。不几天,他被村里确定为新增贫困户。

一天上午,村里第一书记华严邀约金二谈心的时候,把话题往"勤喂猪牛羊,闲饲鸡鸭鹅,懒养蚕卖茧,二十八天可生钱”上引导。

金二给他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华严直接说:"村南那片现成的桑树园,稍加管理就来钱。“

金二还是如姜子牙稳坐钓鱼台,沉着气,无反应。

华严耐心地继续说:“你见多识广,不认命,敢拼搏,又在外地蚕场务过工,对养蚕,不会写诗也会吟嘛!“

金二仍然如《红岩》里的华子良,能装聋就推哑。

华严瞪他一眼,笑一笑,又说:“猪鼻子里插大葱,你真能装象。如果明白我的意思,你愿干,就着手干。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就来个竹筒倒豆子,全说出来。”

"那好,俺讲。”金二终于开口,"那几百亩桑园虽在俺们村地盘上,不属俺们村管理。办承包手续,跑上跑下的俺不方便"。

金二所虑很现实,桑园是县丝织厂的桑蚕基地,面积500亩之多,村里人称为桑园。县丝织厂改制后,桑园沦于无主境遇。

华严说:“早些日子我就做好这件事。由县政府协调,村里拿出10万元给原厂留守处,产权己经属于村里,与村里签订承包合同就行了。”

华严是县政府办公室的秘书,三十一二岁,他三番五次要求下贫困村煅炼。镇党委安排他担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办公室主任才同意他下派任职。解决桑园历史遗留问题,他全不费功夫,水到渠成。

"你还有问题,说嘛!"华严和颜悦色地说。

"这么大的桑园,又荒弃许多年,治理改良要钱,建蚕房要钱,养几百张蚕请帮工要钱,俺已经是穷光蛋……“金二表情沮丧,一脸无奈。

华严微笑着说:"这个问题好解决,村里帮你协调扶贫贷款,有啥问题继续说。“

金二又说:“蚕茧卖不出去怎么办?价格没保障怎么办?”粮贱伤农的现象很让金二有后顾之忧。

华严答复:“尽管放心,一公斤蚕茧保底收购价基本上在35元~40元之间,可以随着物价起伏调整,公司我负责安排,还有问题都说出来。“

“最后一个。通往桑园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看守桑园的房子破破烂烂,谁修建?”

华严表态:“路,村里修好修通;房,村里拆旧建新。“

金二当面敲锣,提出问题;华书记对面播鼓,现场办公。金二心里很踏实。村里蚕桑扶贫项目紧锣密鼓地上马了。

华严请来专家,指导金二嫁接、改良老桑树。村里在旧房原址建一座三层小洋楼,拉了院墙,接上水电气,又搭建蚕房、蚕棚,修筑一条6米宽的水泥硬化路。

金二的脱贫路子逐渐步入正轨,

第一年,他改良100亩老桑树,养蚕90多张,散养鸡900只,出售土鸡蛋万余枚,累计各项收入10多万元,扶贫贷款偿还一半。第二年,改良桑树300亩,养蚕280张,散养鸡1300只,收入20多万元,扶贫贷款还清。第三年,老鼠拉木锨,有美女相助,大头在后面,这个暂且不表。

他常说,一人致富不算富,万紫千红总是春。凡愿意到桑园务工的贫困户,他精心安置,打算带动40余尸跟随自己一道脱贫。他对他们讲,扶贫先扶志:脱贫贵立志,如今政策这么好,俺们千万不能等靠要。他还说,俺与华书记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他却那么尽心尽力帮扶俺,如今俺有了点能力,对乡邻乡亲理应帮助。他的言语发自内心,也落实于行动。

一晃,金二也30岁了。

今年端午节,华严去桑园见到金二,打趣地他:"金总,今天喜气洋洋,有什么高兴的事,谈对象了?如果没有,我给你介绍一个。”

金二笑哈哈的说:“俺才不要介绍的嘞,还是自由恋爱实在,谢谢华书记。“

原来,金二学会用新媒体推介自己。几百亩桑园景,他用抖音发一个,吃桑叶时的蚕宝宝发一个,散养鸡觅食发一个,游客来桑园的片段发一个,蝉鸣鸟啼交响乐发一个……当然,自己的联系电话也发一个。

正月十五睌上8点多钟,金二接到一个陌生姑娘的来电:“我想去你那里旅游观光,欢迎吗?”

对方是苏南人。她坦言,她也喜爱养蚕,只是小打小闹的养,如果大规模养蚕没有桑叶来源。她关注金二已久,尽管身有残疾,然而肯勤奋进取,经营这么大面积的桑树田,了不起,让人钦佩。

见面之后,金二不仅欢迎,更多的是欢喜。姑娘26岁,七仙女也没有她美。

她喜欢养蚕,与金二有共同语言,有事业基础,有心灵交流。金二相信,这回真遇见了爱情。

他告诉华严书记,她一来,就帮俺全盘打理蚕桑产业,要俺把500亩桑园全部开发。她说,只有天地广阔,才可以大有作为。她给俺制订的近期计划是,更新老桑树,扩大多种经营规模。自产蚕砂枕头,加工桑叶保健茶。并鼓励俺,大胆的想,大胆的干,致富无止境,发展才是硬道理。她还告诉俺下步的打算,就是打造"田园生活馆"电商平台,把农副产品推向公司化运作:

华严赞道,她有头脑,有眼光。你这个金屋什么时候藏娇的?还是职高毕业生哩。

金二美滋滋地说,今年春上她就来了。天上给我掉下一个林妹妹,可不是弱不禁风的那个林黛玉,人家叫林曉芸,既勤快又能干还能吃苦。

华严满意地说,对你们的计划我补充一条,就是从现在着手准备自己缫丝,出售蚕丝要比蚕茧收入高很多倍。技术人员我从丝织厂下岗人员里聘请。我今天来就是找你商量这事的。你们再商量一下,明天上午我等消息。

金二与他的林妹妹还商定,等待进入桑园务工的贫困户全部脱贫后,就喜结连理,完成婚事。

人逄喜事精神爽。金二情不自禁地用乡里人的粗言土语自编一首诗,表达自已的心情。诗曰:

梧桐虽能引凤凰,桑树也招蚕姑娘;只要人勤志不残,莫愁一生不成双。
(文/含笑牧春秋)

©里维斯社,本站推荐使用的主机:阿里云腾讯云;本站推荐使用的WP主题:WordPress主题

里维斯社
晨会游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