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2019年11月9日09:32:42 发表评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薅羊毛」这个从 1999 年春晚白云大妈口中说出的词,突然在网络上流行起来。但薅羊毛也是分段位的,每天在微信群里到处发口令红包、求好友帮忙「盖楼」分到的红包充其量只能叫「蚊子腿」,能用 26 块钱买到 4500 斤橙子反手还得到几百块钱赔偿甚至薅垮一家天猫店的,才有资格称得上「羊毛党」。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不过这样天秀的操作并没有得到主流价值观的认可,舆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此次事件的主角「路人 A-」经受了生活的毒打。

 

4500 斤橙子引发的「血案」

可能有很多人全程围观了此事,但为了照顾还不知道事情经过的朋友,在此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这起「UP 主带领上万粉丝薅羊毛致店家关铺」事件。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某天猫水果店出现了「26 元 4500 斤脐橙」的 bug 价,此价格很快被 B 站以薅羊毛著称的 UP 主「路人 A-」获悉,在他的号令下,多个聊天群的粉丝一拥而上,一夜之间下了上万订单,涉及金额 700 万。

很多人看到这个价格的第一反应可能是拒绝的:4500 斤,有事吗?吃又吃不完,买它干嘛?

但羊毛党却有一双善于发现漏洞的眼睛,在没有优惠的地方也能挖出羊毛。他们要的是这 4500 斤橙子吗?他们要的是店家的赔偿。卖家未在 72 小时内发货,买家即可向天猫投诉并获得实际成交金额 30% 的赔偿,从「路人 A-」在聊天群里晒出的赔偿截图来看,拿到 400 多元赔偿意味着一单价格超过 1200 元。

店家的赔偿金是从店铺保证金里扣除的,所以「路人 A-」还提醒粉丝尽快去索赔,免得店铺在保证金扣光后关闭,「各凭本事,先到先得」。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讲道理的话,检测到这个 bug 价的不会只是「路人 A-」,不过这次「出圈」的只有他一个。随后发生的事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聊天截图和店家声泪俱下「求放过」的公告曝光后,「路人 A-」成了众矢之的,他的态度也经历了「商家操作失误,与我无瓜——事情好像闹大了,那我赔一点——越来越严重了,那再多赔点」的递进式变化。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到目前为止,此事的结果是:淘宝已帮助店家重新开店,店铺重新开张后销量猛增,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至于这是不是店家为打响知名度有意策划的营销,这里暂时不深究,但这次事件并非孤例,这一次或许是店家幸运或真的是「黑吃黑」,但倒在羊毛党手下的无数店家却是欲哭无泪。

薅羊毛已经从领张优惠券或红包的小打小闹,变成了有组织有规模的产业,羊毛党也从一个带有自嘲或调侃意味的词,变成了与黑产、灰产挂钩的贬义词。

 

随网络诞生的羊毛党

广义的薅羊毛,是指一切占商家便宜的行为,小到排队抢购打折鸡蛋,大到游走于法律边缘钻漏洞,都可以称之为薅羊毛。

最早的恶意薅羊毛行为,大概要属十年前的许霆案。2006 年,广州青年许霆利用 ATM 漏洞取走 17.5 万元,最终以盗窃罪被判刑 5 年。

不过薅羊毛的普及和羊毛党的发展,还要拜网络所赐。新户注册优惠券、打车红包、支付立减、积分兑换,乐意烧钱换流量的互联网企业比起当年的超市、百货可要大方得多,也为羊毛党「作案」提供了极大便利。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每每有「出圈」的 bug 价时,外界往往惊讶于羊毛党的无孔不入:「这是怎么找到的?」其实在羊毛党眼中不过是放个爬虫监测的事;一个支持多张手机卡的「猫池」加上打码平台就能批量获取各大网站的新户福利;和开了外挂的羊毛党一起参加秒杀,普通人只有陪跑的份;更不用说如今的通讯有多发达,羊毛传播得快,羊死得也快。

刚起步的平台对羊毛党的态度往往比较矛盾,一方面,要交出漂亮的数据,他们离不开羊毛党;另一方面,冲着新户福利的羊毛党无法给平台带来真正的价值。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很多羊毛党都会怀念 2015 年左右 P2P 最疯狂那段时间的好日子,「新户首投返 200、前 3 个月返利 500」等羊毛层出不穷,动辄 20%-30% 的收益率堪称「羊腿」,甚至有不少平台为获得人气主动给羊毛党「通风报信」,但最后要么是平台壮大后翻脸不认人,加大风控将羊毛党拒之门外,要么是羊毛党获利后迅速抽身,平台花了钱却得不到真正的用户。

虽然如今网贷已无油水可言,但互联网永远不缺羊毛,羊毛党也永远不嫌麻烦或钱少。网约车大战的时候,可以联合司机刷假单薅平台的补贴;共享单车激战正酣时,可以用模拟器套取骑行红包;就连扫瓶盖赢红包的两三毛钱都不放过,反正薄利多销。

 

薅羊毛的底线在哪里?

薅羊毛这种行为,最大的特点是不费劲,哪怕是繁琐的双 11 游戏,比起每天的工作还是要轻松很多,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得到回报,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很容易让人上头,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薅羊毛从一种小众行为甚至灰产逐渐演变成一种社会现象。这次跟着「路人 A-」一起薅羊毛、年初抢拼多多百元优惠券的用户中就不乏普通消费者,他们目的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帮黄牛批量获利,但其行为严格来讲也没有比职业羊毛党高尚多少。

世道变坏,从恶意薅羊毛开始

有意思的是,两起事件的舆论风向截然相反。拼多多被薅羊毛时,很少有人谴责羊毛党,最多是深扒背后的产业链,而讨论更多的是拼多多平台风控机制不完善或者调侃股价的上涨足以弥补损失。到了淘宝店家这边,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谴责羊毛党没节操,逼得哪怕是自称未参与薅毛只是传播消息的「路人 A-」承担责任。

薅羊毛的底线在哪里?是不是逮着肥羊可以使劲薅,劫富济贫?

往好处想,淘宝店家遭遇的反转,体现了大众的良知和端正的三观,但职业羊毛党的罪与恶,只靠舆论的谴责无法解决。

我无意为「路人 A-」开脱,投机取巧的确不对,跟着上车的人同样心术不正,但商家自己设置错了价格,也没有二次核对,不能说没有责任;店铺流量异常,天猫引以为傲的风控机制也没被触发,是否也有不足之处?如何用技术手段规避此类事件的发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抱着不劳而获思想的人,才是值得深刻反思的。

网络带来的好处我们已经享受多年,但由此滋生的恶才刚刚显现。

©里维斯社,本站推荐使用的主机:阿里云腾讯云;本站推荐使用的WP主题:WordPress主题

晨会游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